登陆

原创朱寿昌与鼓谯楼

admin 2019-06-23 32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朱寿昌与鼓谯楼

厚生

微信版第215期

广德县老城中心有座鼓谯楼,始建于900多年前,宋代以降,均以其为州、县衙大门。鼓谯楼与朱寿昌有什么根由?朱寿昌北宋年间任广德军知军事,鼓谯楼则是朱寿昌任上所建。前史上,朱寿昌出名之处,不只在于修建了鼓谯楼,请曾巩为记,更重要的是弃官寻母,成为我国前史上一位闻名的讲究孝道的人。

讲究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一种美德。元代郭居敬撰《二十四孝》,概述了古代闻名二十四位孝子的孝行故亊,其中之一为“弃官寻母”,故事云:“宋朱寿昌,年七岁,生母刘氏,为嫡母所妒,出嫁。母子不相见者五十年。神宗朝,弃官入秦,与家人诀,誓不见母不复还。后走次同州,得之,时母年七十余矣。七岁生母离,参商五十年,一朝相碰头,喜气动皇天。”⑴

二十四孝中的“弃官寻母”故事

关于朱寿昌“弃官寻母”,《广德县志(1978—2005)》写道:“北宋治平四年(1067)朱寿昌任广德军知军事,熙宁初朱寿昌由广德弃官入秦寻母,寻母后复官於广德,为我国前史上“二十四孝”人物之一。”⑵

朱寿昌像

朱寿昌何许人也?《宋史•朱寿昌传》,云:“朱寿昌,字康叔,扬州天长人。以父朱巽荫守将作监主簿,累调州县,通判陕州、荆南,权知岳州。”⑶

《朱寿昌传》记载了他从政的阅历与政绩:

岳州河网湖泊多,水上匪徒也多。朱寿昌编籍民船,在船上刻上名字,使其彼此调查监督,每次出湖捕魚、回来,必定要陈述。发作水盗抢掠,要查验船之所向,尽头诘问征伐,这样做的成果,水盗发作大为減少。其他的郡也学习以此方法管理河网湖泊内水上匪徒。⑶

北宋富弼、韩琦为宰相时,曾差遣使者出巡四方,行宽政抚恤大众,挑选朱寿昌出使湖南。有人进言邵州能够置冶采金者,且有皇帝诏书,要求兴办。朱寿昌上书说,该州挨近蛮荒之地,采金锻炼之事若大加开发,蛮荒之地边民必与之抢夺,自此以后,边境恐将多事,并且要废良田数百顷,这不是敦本抑末之道。皇帝遵从了朱寿昌的奏告,下诏罢止。⑶

朱寿昌知阆州时,当地大姓雍子良多次杀人,依仗财富与实力,多次得以不判死罪。朱寿昌抵达是州,雍子良又杀人,而贿赂其地里民出来担任当地官吏。检查狱犯情况,寿昌发觉狱犯藏了奸,调罪犯盘诘具体询问,说:“我传闻雍子良给你钱十万,答许娶你女为妇,并且要你儿子为女婿,所以你代他来抵命,有此事吗?”罪犯听后脸色变而心有所动。朱寿昌则又揭露雍子良之奸,说:“你且为他抵死,签的文书上然而是要你女儿为女仆,还说给的钱已足夠了,又不要你儿子为女婿,你有什么方法到他?”罪犯方觉悟过来,泣涕满面,说:“罪犯简直误为他替死。”因而将实际情况作了陈述。朱寿昌当即抓取雍子良,将之正法。阆州人称朱寿昌为神,蜀地百人至今依然传扬他的事绩。⑶

《朱寿昌传》对“弃官寻母”一事作了较具体的记叙:

“知广德军。寿昌母刘氏,巽妾也。巽守京兆,刘氏方娠而出。寿昌生数岁始归父家,母子不相闻五十年。行四方求之不置,饮食罕御酒肉,言辄流涕。用浮屠法灼背烧顶,刺血书佛经,力所可致,无不为者。熙宁初,与家人辞诀,弃官入秦,曰:‘不见母,吾不反矣。’遂得之于同州。刘时年七十余矣,嫁党氏稀有子,悉迎以归。京兆钱明逸以其事闻,诏还就官,由是以孝闻全国。”⑶

对朱寿昌“弃官寻母”事,自王安石、苏颂、苏轼以下,官员、文士争相写诗、作文竞相赞许。宋代闻名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写道:“朱寿昌,刑部朱侍郎巽之子。其母微,寿昌流落贫家,十余岁方得归,遂失母地点,寿昌哀慕不已。及长,乃解官访母,遍走四方,备历困难,见者莫不怜之。闻佛书有水忏者,其说谓欲见爸爸妈妈者,诵之当获所愿,寿昌乃昼夜诵持,仍刺血书忏,摹版印施于人,唯愿见母,历年甚多。忽一日至河中府,遂得其母,对峙恸绝,感动行路,乃迎以归,事母至孝。复出从仕,今为司农少卿。士人为之传者数人,丞相荆公而下皆有《朱孝子诗》数百篇。”⑷

朱寿昌还以赡养老母原因,恳求通判河中府。几年后,母亲逝世,寿昌伏丧,哭泣至简直眼睛失明。葬老母后,有白乌集墓上。拍拊同母弟妹,比以往愈加一往情深。⑶

《朱寿昌传》记有:“又知鄂州,提举崇禧观,累官司农少卿,易朝议大夫,迁中散大夫,卒,年七十。寿昌勇于义,周人之急无所爱,嫁兄弟两孤女,葬其不能葬者十余丧,天分如此。”⑶

朱寿昌与文学家苏轼交往甚密,朱寿昌知鄂州时,苏轼写下:《滿江红•寄鄂州朱使君寿昌》:

江汉西来,高楼下、蒲萄深碧。猶自带、岷涐雪浪,锦江春光。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对此间、景物岂无情,周到说。

《江表传》,君休读。狂处士,真原创朱寿昌与鼓谯楼堪惜。空洲对鹦鹉,苇花萧条。不独笑墨客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願使君、还赋谪仙诗,追黄鹤。⑸

《全宋文》中留有苏轼《与朱康叔》书:

再辱手教,承起居清胜。今日风大,明日禁江,皆当走见。适会姪壻后日行,往日已约数客酌饯,呎尺不得一往,愧负深矣。所要重写诗,已一依来命,则写去,不知顶用否?大字写未及,乞恕察。⑹

朱寿昌“弃官寻母”,发作在宋代广德军,即今日之广德县。明•嘉靖十五年(1536)、万历四十年(1612)《广德州志•朱寿昌传》:“朱寿昌,字康叔,凤阳天长县人。治平四年,知广德军事,多善政。时寿昌二岁母出,母子不相闻者五十年。寿昌行四方求之,与人辄言,流涕泣,及知广德军,与家人诀,誓不见母不还官,非我所乐也。行次同州,得焉。时母年七十余矣。嫁党氏,稀有子悉迎以归。京兆以其事闻。寿昌还就官。后母卒,寿昌居丧,哀情过甚,几于丧明,全国称其孝。”⑺

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光绪七年(1881)《广德州志•朱寿昌传》书之更详:

“朱寿昌,字康叔,天长县人。以父巽荫守将作监主簿,累调知阆州,寻知广德军。政成民安,郡中无事。寿昌母刘氏,巽妾也,巽守京兆,刘氏方娠而出。数岁始归父家,母子不相闻五十年。行四方求之,不置饮食,罕御酒肉,言辄流涕,用浮屠法灼背烧项,刺血书佛经,力所可致,无不为者。熙宁初与家人辞诀,弃官入秦,曰:‘不见母,吾不还矣。’遂得之於同州。刘时年七十余矣。嫁党氏,稀有子,悉迎以归。京兆钱明逸以其事闻,诏还就官。由是以孝闻全国。自王安石、苏颂、苏轼以下士大夫争为诗美之。寿昌以养母故,求通判河中府数岁。母卒,寿昌居丧,几丧明。既葬,有白鳥集墓上。后累官至中散大夫,卒年七十。全国称其孝。〔案〕旧志甚略。考寿昌以治平四年知军事,至熙宁弃官寻母,后复官於此,孝子贤守,何忍不详言之。”⑻

乾隆、光绪《广德州志•轶闻》中,写有下列故事:

司农少卿朱寿昌,父巽守京兆时,妾刘氏有娠,为嫡母妒害,出嫁民间,生寿昌数岁,乃还父家。母子相别不相闻者五十年。寿昌既仕,行四方求之不得,与人言辄流涕。熙宁初知广德军,与家人诀,弃官入秦,誓不见母不还。行次同州,避雨旅舍,见老妇冒雨抱薪而来,投舍叹曰:吾儿寿昌安知母如此之原创朱寿昌与鼓谯楼苦乎!寿昌闻,惊诧!近前问故,乃知为生母也。年已七十余矣。寿昌因与同母所生弟妹皆归,为买田宅居之,全国知其孝友。京兆尹钱明逸以闻。(见《程氏遗书》)

寿昌历知潭、岳,及知广德军,与家人诀,弃官入秦,誓不见母不还。行次同州得焉。刘氏稀有子,悉迎归。事闻,诏寿昌还就官。以母老故,求通判河中。(见《南畿志》)

熙宁三年,同自蜀还,台宿临潼道馆。朱康叔引名见访,问其所以西行之故。欿然曰:不肖不幸,少与母氏相失,及今五十年矣!去岁在广德,一日若有所感,遂解官决欲走全国,冀如果或遇之。当先出函谷上雍宜有得道其迹,似乎可信。又言倘在金州者,明日且复如南矣。言罢涕泣啜泣上马而别。至京不多,长安大尹钱明逸表於朝,曰:朱某向弃官访母,今既得之冯翊矣。还旧秩,以激动全国。其秋,康叔侍太夫人入都,上特召见,复其官,封其毌长安县太君。今为驾部郎中。(见《文与可朱郎中序》)

寿昌熙宁中知广德军,年五十三,乞身寻医自访母,得於同州,迎以归养,奏授封邑。(见《〈司马温公集〉赠河中通判朱郎中诗序》)⑼

乾隆、光绪《广德州志》:“〔案〕:康叔弃官访母真实知广德时,年已五十余,《宋史》称其行四方求之不置,及与文与可言,一日若有所感,则知积诚感应至是,若或促之行耳。吴氏《桐川乐府》乃云:孝子违亲五十年,五十年中恩岂捐定省?或因堂有父,抑或嫡母甘旨弃牵。一朝行止可由己,视弃一官如敝屣。此妄以私意窥度古人也夫!康叔访母之心一刻不能释,岂捐弃至五十年始造访耶!”

两部清代《广德州志》特别指出:“考寿昌以治平四年知军事,至熙宁弃官寻母,后复官于此。”朱寿昌知广德军,“政成民安,郡中无事。”遂“弃官寻母”,寻母后,迎养以归,“京兆钱明逸以其事闻,诏还就官。”由是以孝闻全国。“后复官于此”,“于此”者何地?复官於广德军。《广德州志》编纂者在书写其阅历后,叹云:“孝子贤守,何忍不详言之!”⑻

上列所述,皆孝子朱寿昌故事,至于管理广德军业绩,惜两部《广德州志》翰墨无多,仅“政成民安,郡中无事。”八个字,其实,还有一项重要功劳也当书: 建鼓谯楼。

广德县老大众均知:至今城里仍保存有两座始建于宋代的古建筑,一为天寿寺塔,“始于宋之崇宁”;另一便是鼓谯楼,宋熙宁元年广德军知军事朱寿昌建。明•天顺五年《大明一统志》载:“鼓谯楼,在州治前,宋熙宁初知军朱寿昌建,曾巩为记。”⑽

宋•曾巩在原创朱寿昌与鼓谯楼《广德军重修鼓谯楼记》中,对建鼓谯楼的预备、建楼通过、楼之布饰、庆楼典礼及后续请名人作记等,均已记录在案,云:“治平四年(1067),尚书兵部员外郎知制诰钱公辅守是邦,始因熟年,聚财积土,将改而新之。会尚书驾部郎中朱公寿昌来继其任,下一年政成,封内无事,乃择能吏,揆时庀徒,以畚以筑,以绳以削,门阿是经,观阙是营,不替不期,役者自劝。自冬十月甲子始事,至十二月卒功。崇墉崛兴,複宇相瞰。壮不及僣,丽不及奢。宪度政理,於是出纳;士吏来宾,於是驰走;尊拖一邦,不失宜称。至於伐鼓鸣角,以警昏昕,下漏数刻,以节昼夜;则又新是四器,列而棲之。邦人士女,易其听观,莫不悦喜,推美诵勤。公於是兼而得之,宜刻金石,以书羙实,使是邦之人,百世之下,於二公之德尚有考也。……熙宁元年冬,广德军作新门鼓谯楼成。太守合文武宾属以落之,既而以书走京师,嘱巩曰: 为我记之。巩辞不能,书重复至五六,辞不获,乃为其文。”⑾

鼓谯楼为何而建?何人所建?答案很明晰:治平四年(1067),“钱公辅守是邦,始因熟年,聚材积土,将改而新之”, 钱公辅方案建楼。朱寿昌继任,“下一年政成,封内无事,乃择能吏,揆时庀徒,以畚以筑,以绳以削,门阿是经,观阙是营,不替不期,役者自劝。自冬十月甲子始事,至十二月卒功。”鼓谯楼由朱寿昌于治平四年之下一年——熙宁元年(1068)十月至十二月所建成。明•嘉靖十五年、万历四十年《广德州志》均载:“谯楼,即州治之鼓谯楼,宋熙宁初知军事朱寿昌建。元知府偰文质範金为壶漏。宋曾巩有记。”⑿

曾巩所写《广德军重修鼓谯楼记》,曾巩为何加“重修”二字,文中已有回答:治平四年,钱公辅始有建楼方案,然楼未建成而调任。熙宁元年十月至十二月由朱寿昌建成,完结钱公辅建楼方案,曰“重修”。

有人于1995年在广德县内部的一小册子中说:“据考,鼓谯楼初为鼓楼,始建北齐,为刺史李崇在交州任官时所建。”⒀“据考”,据谁之考?无人考之。《广德州志》均载:“谯楼,即州治之鼓谯楼。”鼓谯楼从未称过“鼓楼”,广德也无“鼓楼”的记载。至于“始建北齐”之说,首先将北朝的北齐与南朝的齐搞混杂了,北朝北齐政权树立,南朝已进入萧梁与陈朝时期(502—556、原创朱寿昌与鼓谯楼556—589),北齐政权存在的年代为550—577年。北齐控制的区域在北方,未跨过淮河。⒁三国吴囯至唐代的交州设在今“越南河内市东天德江北岸”⒂ 。李崇,史无记载,不知何许人也,很难幻想南朝的梁国会让北齐录用其属地交州刺史,还让其到广德(当时称广梁郡)来建鼓谯楼。这种说法显然是一种无视史实的假造和单纯的臆造。

朱寿昌建成鼓谯楼后,历代存修情况怎么?明、清多部《广德州志》载:元(1271—1368)知州偰文质重修,範金为壶漏。后历代屡圮屡修。

1994年重修后的鼓谯楼

明万历庚申年(四十八年,1620),知州段猷显重建,夏思记。乾隆三十六年(1771)知州恒豫修,五十六年(1791)知州胡文铨又修。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军占据广德,将楼的上部付之一炬,楼座残存。嘉庆三年(1797)知州明安泰重修,道光二十三年(1843)因劲风倾圮,于道光二十六年(1846),知州嘉惠重修。历代为州署大门楼,又叫鼓谯楼。⒃

民国26年(1937)底,楼宇又为日本侵略军纵火焚毁,仅存楼座。座高4.3米,券洞系花岗石砌就,高3.54米,宽3.9米。在其券门北墙东侧,还镶嵌有一块明嘉靖六年(1527)知州龙大有所立《广德州广德乡乡约》碑,碑铭明晰,仅破缺数字。1989年3月,广德县人民政府发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县人民政府募捐48万元重修楼宇。为县党政机关大门。现县党政机关工作之地虽已搬迁至政务新区,但作为近千年的州署、县署大门楼的前史是会不朽不灭的。⒄

朱寿昌“弃官寻母”,在发起敬老爱幼、讲究孝道的今日,当为人们铭记;走近鼓谯楼,对一座连续九百多年的古建筑,当今人们定应铭记朱寿昌的首建之功。

(2014-01-11草,2014-03-30改定稿)

注:

⑴转引自《聚宝楼•万年历》,广西民族出版社1991年7月第1版,P.35

⑵《广德县志(1978—2005)》,黄山书社2013年6月第1版,P.4

⑶《宋史•朱寿昌传》,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年版《二十五史》,P.6690

⑷《梦溪原创朱寿昌与鼓谯楼笔谈》,岳麓书社2002年9月新1版,P.75

⑸《东贾桽坡乐府》,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4月第1版,P.7

⑹《全宋文》,上海辞书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第一版,89册卷1925,P.63

⑺明•嘉靖十五年《广德州志•名宦传》,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P.212~213

明•万历四十年《广德州志•名宦》,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255

⑻清•乾隆五十七年《广德州志•卷二十七•宦绩》,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P.7~8

清•光绪七年《广德州志•卷三十一•宦绩》,广德县档案局藏本,PP.7~8

⑼清•乾隆《广德州志•卷五十•轶闻》,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P.1~2

清•光绪《广德州志•卷五十九•轶闻》,广德县档案局藏本,PP.1~2

⑽明•天顺五年《大明一统志•卷十七•广德州》,三秦出版社1985年影印本,P.264

⑾明•嘉靖《广德州志•艺文》,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P.457~460

⑿明•嘉靖《广德州志•亭榭》,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P.103~104

明•万历《广德州志•奇迹》,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421

⒀《广德文史》,1995年第5期,P.152

⒁《我国古代史教育参阅地图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年8月第1版,,P.28

⒂《我国古代史教育参阅地图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年8月第1版,,P.70

⒃明•嘉靖《广德州志•亭榭》,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P.103~104

明•万历《广德州志•奇迹》,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P.421

清•乾隆《广德州志》,广德县档案局藏复印本,巻五名迹,P.10,巻六公署,PP.14~15

清•光绪《广德州志》,广德县档案局藏本,巻五名迹,P.10,巻六公署,P.12

⒄《广德县志(1978—2005)》,黄山书社2013年6月第1版,P.1101

(作者系广德中学退休教师、宣城市前史文化研究会理事)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 极彩登陆-农机商场“金九银十”旺季成色未改
  •   

  • 极彩登陆-姑苏科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揭露发行可转债请求取得中国证监会核准批文的布告

    2019-10-17
  • 极彩登陆-接近“双 11”中通快递打响提价头炮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